日韩半导体大战韩国最怕的是:“日韩双输中或

2019-08-13 02:49:45 围观 : 79

  

日韩半导体大战韩国最怕的是:“日韩双输中或最赢”

日韩半导体大战韩国最怕的是:“日韩双输中或最赢”

   至于凯盛科技、浜化集团这些中国半导体材料公司因为日本的出口限制而使得韩国半导体企业测试这些企业的产品的新闻而股价飞涨更是众所周知。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京东方会将日本的对韩出口限制作为突破口来扩大在智能手机用OLED市场的影响力,追击现在世界首位的三星显示器。根据HIS Market的报告,三星显示器的OLED世界市场份额在今年第一季度已经从去年同期的95.7%下降到了88.0%,而京东方从去年同期的0.1%上升到了5.4%。而京东方最近海公开了到2023年将移动终端用OLED的生产规模提高到每月18万片水平的计划,比三星显示器现在每月16.5万片的生产能力还高。 当然也有韩国媒体形容这种远水不解近渴的远景为:“届时大神跳完了,病人也死了”。但这种论调立即遭到了青瓦台发言人高旼廷的批判,高女士气愤地说:“在韩国企业面临困难的时候,应该讨论如何才能为韩国和韩国人服务”,而文总统当时的首席民情秘书官曹国则干脆指控《朝鲜日报》和《中央日报》为“煽动日本人嫌韩的卖国报纸”。 中国能获利的还不仅限于半导体和显示器,在车用电池以及材料产业上中国也能从日韩对立中得到好处,车用电池的最大厂家宁德时代新能源(CATL)会进一步拉开和对手的差距。 中国大陆和台湾的半导体企业和显示器企业都在试图从韩日对立中收得渔翁之利。趁韩国和日本都在清除对方国家产品的机会在核心产业领域里扩大份额,通过大规模的设备和人才投资提高事业竞争力,显示在全球市场的存在感。这种尝试直接导致了中国大陆和台湾的这些企业的股价上升,专家们指出韩国和日本的经济战争耗时越长,对两国产业的伤害也就越大,而后来的中国企业也就越能居上。 上个月初的7月1日,日本宣布对氟化氢、光刻胶和氟聚酰亚胺等三种半导体生产所必须的材料对韩出口进行限制,这个月的8月2日又宣布把韩国移出出口手续可以简便进行的白名单,从而引发了日韩间的贸易战争。 韩国文在寅政府把日本的行为谴责为“经济侵略”,认为是从上世纪初之后日本侵略朝鲜半岛的继续,号召全国人民团结起来进行抵抗,化日本的侵略为韩国成为世界经济最强国的契机。政府从现在开始7年中投资60亿美元,再加上减税等政策措施,预计在一年内能够解决20个项目的对日依存问题,5年后能够解决100个项目,“届时韩国产业会发生跳跃性革新”。 SK海力士停止了忠清北道清州M15工厂的追加清洁车间,本来应该在明年下半年竣工的京畿道利川M16工厂的设备安装计划也下马了。三星电子已经把本来应该在今年下半年实行的京畿道平泽P2生产线的设备投资推迟到了明年上半年。人们已经在怀疑三星电子会不会在和台积电以及华邦电子的竞争中落后。 因为韩国政府将日本移出白名单之后会加强对于DRAM、NAND等刷新储存半导体的出口审查。而根据日本财务省和韩国贸易协会的统计,去年三星电子和SK海力士向日本出口的储存器半导体为从韩国出口的6.5亿美元和从中国工厂出口的4亿美元,总共10.5亿美元。如果韩国企业的对日半导体出口出现障碍,南亚、华邦电子等台湾的储存器半导体厂家把韩国的市场份额全部接受下来的可能性很大,因为这种期待,台湾股票市场上的南亚和华邦电子的股价比上个月初分别上升了12.1%和22.4%。 另一个动向是中国半导体企业在利用韩国产业界的恐慌抢夺人才。中国的半导体制造商福建晋华集成电路在上个月的DRAM事业部招聘广告中出现了“在三星电子勤务十年以上”的文字,而上个月突然宣布进军DRAM事业的清华紫光则对有韩国企业服务经验的人提示了巨额年薪者进行猎头。 晶圆生产规模世界首位,市场份额占48.1%的台积电上个月发表了3000人的人事增加计划,扩大了和市场份额19.1%的三星电子的差距。台积电还准备向7纳米和5纳米的超微细制造工程投资110亿美元,而华邦电子也要投资新的DRAM生产线设备。 据韩国半导体行业人士说,京东方和中芯国际这些一直被韩国人认为“二流”的中国企业乘着韩日对立的空隙在蚕食市场扩大势力,同时台湾企业也在寻找机会。 青瓦台于8月5日宣布,新任总统首席民情秘书官金照源增加了一项“取缔公职人员纲纪”的的任务,“在日本胆敢进行出口限制之时,禁止公务人员有悖于国民感情的言行”,就是说公职人员不能有批判文在寅总统的言行,至于非公职人员,那就是“土著倭寇”,(一种类似于汉语中“汉奸”的韩国说法) 日本在车载锂电池的重要材料隔膜占有50%以上的市场份额,如果韩国的LG化学,SK创新如果不能从日本拿到隔膜材料的话,汽车界就会向CATL订货。而现在CATL除了中国的厂家之外,主人平时这样抚摸柯基犬它会更加的喜欢你哦。还在向德国的BMW和大众供货,技术能力和生产能力都受到了承认,现在CATL正在德国建设世界最大的车用电池厂。和有技术差距的半导体产业海不同,中国和韩国在车载锂电池方面没有任何技术差距,谁能拿到材料谁赢,如果不能确保材料,韩国的电池产业会很快消失。 8月4日传出的行业信息说京东方在向美国苹果公司询问有关供给智能手机用OLED显示屏的可能性,甚至有报道说苹果已经在测试京东方的产品。现在苹果使用的OLED显示屏是三星独占供应的,但日本从上个月已经开始限制OLED的核心材料的氟聚酰亚胺的对韩出口,而且制造所需的化学方式蒸发镀膜机也包含在了因为被移出白名单而发生的限制对象中。 所以京东方的股价比上月初上升了14.2%。作为对照的是,三星电子的股价在同期下跌了4.4%,而LG显示器更是下跌了23.8%。 (文中所有数据均引自《朝鲜日报》、《中央日报》、《韩民族日报》和《韩国经济新闻》) 但是有些问题并不是封口之后就不存在,其实在韩国国内一种广为流行的看法是,日韩对立的结果是“日韩双输,中或最赢”。意思是中国企业是在这场日韩“经济战争”中唯一获利的一方。